戲一拍完就跟失戀了似的

人物週刊:你有過一年拍150集電視劇的時候,這麼拍會不會影響到品質?

李冰冰:那時候沒啥奔頭,也沒說我要當明星什麼的,反正能給我片酬就挺好的,把錢拿給我媽告訴她放心,我可以掙錢,有足夠的錢給你做手術,你要好好吃。要不她又該不捨得吃、不捨得喝了。
那時候我還年輕,精力、體力都好,就是困,因為不給覺睡嘛。但是好玩兒,天天跟一幫好朋友拍戲,高興啊。早上5點鐘就起來,有時一宿不睡,第二天也都能拍,現在如果這樣肯定扛不住了。

人物週刊:你說你最初進入這個行業時,不知道表演是什麼,那不是很痛苦嗎?

李冰冰:那時候傻,不知道什麼叫痛苦,不熱愛啊。有次見到陳可辛導演,我說,我常常有種不會演戲的感覺,這怎麼辦啊?我怎麼這麼笨呢。他說,這就對了,這是好演員。天天都以為自己會演戲的,那不是好演員。
他這麼一說,把我都說懵了。我現在都在反思這句話,也許他是對的,也許他有別的意思,也許什麼。我希望下次有機會再跟他探討這個問題。

人物週刊:在拍戲時你受過傷,工作起來你會忘記一切?
李冰冰:我工作時太高興了。拍打戲的時候,特高興,攔都攔不住。
誰都沒想過自己會受傷,都覺得受傷肯定跟自己沒關係。2003年拍電影《飛鷹女俠》時,地上非常滑,摔倒了,傷到了胯骨。直到現在,我不能上樓、不能爬山,往高處走的都不行。別人可以蜷著、抱腿坐著或蹲著,我都不行,疼。
腰椎尖盤突出,也是摔的。有一次摔倒後我就覺得,一下,整條腿都熱了起來,還以為身上流血了呢。當時摔得腦袋都麻了,還自己趕緊咬牙起來。我也不知道具體是哪次摔成這樣,最重要的是受傷後沒及時得到救治。

人物週刊:有人說拍戲時你特別體貼對手。

李冰冰:我挺照顧對手的,跟陳坤拍《雲水謠》,不拍我只拍他的鏡頭,我該哭一樣哭,我一定告訴他我在這個地方是怎麼演的,這樣他才能獲得最準確的資訊,進行他的表演。

人物週刊:哪部戲心力上的消耗特別大?

李冰冰:電視劇《徽娘宛心》、《孟麗君》,我付出太多了。(感慨)演員是很容易讓人焦灼的職業,你在付出體力的同時,也付出你的情感、精神。所謂假戲真做,情感還是真實的,沒有感動你會流淚嗎?我不太會技術性地流淚,不感動自己,我就很難哭出來。
《徽娘宛心》在橫店拍了將近3個月,從橫店到杭州的路上我一直哭,給我同學任泉打了一個多小時電話:天天盼著拍完,天天盼著休息,真拍完了我又難受,然後又會聯想到這個職業,覺得自己可憐,感覺就跟失戀了似的。你也說不出個一二三來,就是難受。然後他就勸我,說他也這樣,我覺得同行可能會更加理解。

人物週刊:有什麼特別遺憾的事嗎?

李冰冰:10年裏我惟一不能原諒自己的,是對健康的輕視。

工作之外,我幾乎不參加任何社交活動

人物週刊:成名了之後有沒有浮躁過?

李冰冰:有浮躁的時候,但我不享受前呼後擁的感覺。工作之外,我幾乎不參加任何社交活動。我幾乎從來不出去吃飯、不出去唱歌、不出去卡拉、不出去跳舞。我不習慣。我特怕別人把我當回事、以我為中心。工作的時候是應該的,我必須成為焦點;不工作的時候,特別怕。我恨不得誰都別認出我來,誰都別搭理我。
當然,剛紅的時候,有人找我簽個名,我也高興;人家說喜歡我,跟我拍張照,大老遠跑來了,我也高興。這種虛榮心有過,但我不會追求這個。得百花獎後,有媒體問我說,你怎麼沒開慶功會?我寧願回家,跟家人呆會兒。我爸媽經常指著我說,可不能翹尾巴。永遠告訴我要謙虛謹慎。所以多年來,我一直如履薄冰,真的每一步都非常謹慎。我緋聞不多,就是因為我可以自律到這個分兒上。

人物週刊:現在是不是算個角兒了?

李冰冰:我只知道自己走到了一定的階段。我特別不願意把過分的詞放自己身上。只想著到了這樣一個階段,注意一下節奏,調整一下再出發。我是只顧低頭趕路的人,很少顧及周圍的風景。

人物週刊:出道10多年,厭倦過嗎?

李冰冰:疲累過,但沒有厭倦過,更沒想過放棄。我還沒有演到特別好的戲呢,還在憧憬著下一個角色呢。

人物週刊:你覺得自己在性格上的弱點是什麼?

李冰冰 太執著。執著是雙刃劍,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過分執著會傷害到自己,也會傷害到別人,所以現在也在注意。

人物週刊:你抗擊打能力很強,小時候受的是挫折式教育?

李冰冰:不是挫折式教育,是打擊式教育。我第一次離開家去師範學校的時候,我爸在我日記本上寫了12個字:自尊,自重,自愛,自強,自立,自信
其實我是個童心很重的人。但多年來太自強了,所以沒有太多機會把自己未泯的童心拿出來。我真的不夠溫柔和小鳥依人,因為我需要自己時時刻刻都特別強,我受傷了,摔那兒了,不好意思讓任何人過來關心我。哎呀,冰冰有沒有事呀?我說,沒事沒事。誰也別管我,大家一關心我,我就不知所措。我是太要強了。
我媽不嬌著我們,很小就什麼事都開始自己做。我不會撒嬌,周圍好多人管我叫大俠。開始也是很小女孩的,哎呀這人幫幫我,那人幫幫我,後來覺得誰都不能幫你,只有自己幫自己。

人物週刊:別人對你好,會讓你有壓力?

李冰冰:對。所以我不辦生日會之類的。如果人家專門為我做什麼我會不知所措。前些日子唱片發佈會來那麼多人捧場,人家放下手裏的事情,來了就坐在台下,為了捧我的場。我在臺上又哭了,你看我哭的時候還真不少,我就特別怕麻煩到別人。我媽經常說:不能麻煩別人,不能欠人家的,別人欠我可以,我不能欠別人。我的助理,跟了我快5年了,我有時候對她說話特別不客氣,但她還是願意和你一起工作,為什麼?我就是希望她能更好。

我希望卸掉身上男人一樣的盔甲

人物週刊:工作佔據了你大部分的時間?

李冰冰:日常生活在我的生命中占的比重實在是太少了,所以感情方面沒有特別大的收穫我也就只能認了,因為你沒有付出太多。你沒有給時間,又沒有給精力,沒有付出你憑什麼去獲得?我認了。

人物週刊:忙會讓你有安全感?

李冰冰:我沒仔細考慮過這個問題,反正忙肯定是對的。我也不太喜歡忙,要是能休息一天,我也覺得挺高興。啥也不想睡一覺,起床後還是得找點事幹,哪怕整理整理自己的思緒,也算是幹點兒事。總之,我不能這一天啥也不幹,那我會有深深的負罪感,覺得自己活得沒意義了。

人物週刊:理想中的愛情是什麼樣子?

李冰冰:當然是浪漫一點,也希望細水長流,同時也可以讓我變得小鳥依人些。我以前也挺小鳥依人,也會撒嬌,也會特別任性,哪個女孩不喜歡這樣?誰願意穿著一身的盔甲?我多希望早一天卸掉身上男人一樣的盔甲,回到小女人狀態。

人物週刊:以你這種工作狀態,擁有了愛情又怎麼去維繫呢?

李冰冰:愛情來了之後你做出來的反應,事先不能想像。如果真的來一段愛情,可能你會為了這段愛情拒絕所有的工作,你會有許多很反常的態度和舉動。所以這個我不敢去說。我想說的就是,我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特別特別謹慎,所以不會輕易有愛情。你們也看到了,確實是很少。

人物週刊:你覺得愛情會帶給你什麼?

李冰冰:在愛情裏的人會變得很聰明,這是從藝術創作的角度說。從其他角度說,好多人談了戀愛後就變成笨蛋了,我談了戀愛也會變成笨蛋。比方說,你跟一個不靠譜的人談戀愛,全世界的人都看著他不靠譜,就你一個人看著他靠譜。但從創作角度來說,因為有愛滋潤你,你會很聰明的。我有體會,在我最開心、覺得最幸福的一段時間,我覺得我無所不能似的,表演上也自由自在,不需要過程就可以達到某種狀態,而且那個時候內心特別飽滿,特別豐富,由心而發的東西,很多都是很微妙的,和技巧無關。

人物週刊:內心會有孤獨感嗎?

李冰冰:會。就像你說的,沒有一個依靠,再好的馬奔久了也會累的。

創作者介紹

lbbtw的部落格

lbb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