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藝經歷:從脆弱到無助到堅強

   
談起演藝經歷,李冰冰說:第一個階段是學生時代,這是個脆弱的階段,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知道。第二個階段是很孤獨無助的階段。我走向了社會,必須面對別人把我當成成熟的演員。第三個階段是逐漸走向成熟,走向堅強。我覺得從這個階段開始我才逐漸堅強起來。慢慢地覺得壓力開始大起來,也許這種壓力不是外界給我的,是我自己給自己的壓力。

    ———
第一階段:脆弱不懂的階段。李冰冰出生在哈爾濱市的一個小縣城。父母都是工人,他們都喜歡文藝,媽媽喜歡唱歌跳舞,爸爸會拉二胡。在家庭薰陶下,李冰冰從小就喜歡文藝。但父母不讓她學表演,而讓她去學習文化課,以便考上大學。但李冰冰的文化課並不是特別好,考普通大學希望渺茫。所以她決定考上海戲劇學院。我考上戲是因為我在一個小縣城長大。在小縣城,孩子要是有出息的話,都得考上大學,我當時只是考藝術院校,因為文化課的成績並不是特別好。所以想通過考藝術院校變成一名大學生,當時我並沒有想做演員,而是覺得這是一條所謂的成功出路。好像鄰里之間,爸爸媽媽的工廠裡,在他們的眼裡,考上大學就是有出息了。好像我這一輩子再也不用做任何事了,我已經完成任務了。於是,李冰冰一個人坐火車從哈爾濱來到大上海。因為我出生在一個小城鎮裡,從來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有一種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自信。當時認為,我應該考第一,不知道天高地厚。那時候就這麼單純,就這樣考上了上戲。我來到上戲我不知道自己是要做演員,我覺得當了一名大學生,我就完成了爸爸媽媽的願望。所以學生時期是一個很脆弱的階段,也是一個很感性的階段,我沒有經驗,是一張白紙。

    ———
第二階段:孤獨無助階段。上海戲劇學院畢業後,我分配到中央實驗話劇團。這時,我突然發現我特別孤獨,這個孤獨不是寂寞的孤獨,而是那種無助———當我遇到困難的時候,我沒有了同學沒有了老師,沒有了可以請教的人,我感到特別無助。我覺得我突然從一個溫室裡的小草變成了一棵獨立的小樹苗,我突然覺得我什麼都沒有了,不管怎麼說,在學校裡,我有教室裡的一個座位,有宿舍裡的一張床,那是我的。可是當我到北京這個陌生城市的時候,我變得那麼無助,真的像一隻剛出生的小鳥一樣,飛也飛不動,走也走不快,什麼都那麼艱難。於是我才真正地明白,當我自己還把自己當成一個學生,甚至還當成一個沒長大的孩子的時候,人家已經把我當成一個成熟的演員成熟的人來面對。我發現自己與別人之間在心理上有一個差距,我用了很長一段時間去調整。

   
在這個階段,李冰冰甚至覺得選擇當演員是一個很大的錯誤。因為拍戲的時候幾乎天天面對考試,而她最害怕考試。李冰冰還發現,在戲劇學院她以學話劇為主,沒有影視的課程,對拍影視作品沒有足夠的經驗。而且以前你在學校表現不好的時候,也沒什麼關係,因為還是個學生。但當她走出校門變成一個演員的時候,遇到的壓力是沒有預料到的。之後接下來一系列的工作這樣地困難,我有一種選錯職業的感覺。從小我就害怕考試,我發現我選擇的職業每天都在考試,每一個鏡頭都在考試,考得不好,導演會讓你再來一遍。就算導演不讓你再來一遍,你自己也會想再來一遍,否則會很遺憾。電視劇或者電影都是遺憾的藝術,不可能做得最好,有很多種原因導致你做得不好,可能主要責任不是你,可能有時間的原因,有場景的原因,有燈光攝影等其他各個方面的原因,以至不能使你達到最佳效果。但是觀眾會認為是你個人原因引起的,所以這種壓力就會越來越大。

    ———
第三階段:走向堅強的階段。無助的日子經過一兩年的時間,李冰冰就慢慢地適應了,到2000年左右幾乎完全適應了。1999年之前,她工作量不是特別大。一年能拍兩三部戲就差不多了,而且都是二十集,那時還演過話劇。從2000年開始,李冰冰不僅完全適應了天天考試的工作,而且幾乎適應超負荷的生活。當時一部接一部地拍戲,每天都有應接不暇的工作,體力腦力嚴重透支。如2000年,李冰冰剛剛拍了《青春出動》二十集,接著拍了《包青天》四十集,接著是《機靈小不懂》三十集,拍完之後突然感到肚子疼,於是去醫院看病,這樣在北京待了一天,第二天打了點滴後就飛到福州拍《一腳定江山》三十集,拍完之後中間隔了幾天之後又去了深圳拍了一部歐美時裝戲,就這樣連軸轉,讓她甚至沒有完全從一個角色出來就進入另一個角色,但李冰冰最終挺過來了。

   
本人和角色:戀愛和失戀

   
多年來,李冰冰先後在電影《綠色柔情》《過年回家》《紫蝴蝶》等以及電視劇《大明宮詞》《親密愛人》《青春出動》《少年包青天》《精靈小不懂》《一腳定江山》《意本無悔》《少年張三豐》《天空下的緣分》《野丫頭》《摺扇探花》《花樣的年華》中,塑造了多個性格迥異的藝術形象。李冰冰說:我以前曾經說過,我對演過的角色非常有感情

   
李冰冰認為她所塑造的藝術形象不同程度地有她個人的影子。以前我覺得我應該在每一部戲裡確定不同的角色,塑造不同的形象,但是通過看我的每一部戲,通過看別人,再怎麼做,每一個演員演任何一部戲都有她個人的影子,所以我發現在我演的每一部戲中都有我本人性格的一些影子,比如說冷酷的,開心的,活潑的,或者是搞笑的。我非常慶倖我做了一名演員,我覺得我可以在不同的戲中去品嘗不同的人生經歷:痛苦、快樂、愛情、友情、親情,去體驗不同人的感受;在現實生活中不可能完全讓自己的情感釋放,但我能在戲裡用心,甚至用整個生命去體驗。

   
李冰冰說:但拍完一部戲時,我不可能把角色從人物中抽出來,我覺得每個角色好像一個靈魂一樣附在我的身體上,那麼當我跟每一個角色說再見時,就有一種傷心的感覺,失戀的感覺。因為我明白,我再也不能跟角色在一起了,再也不能像這個角色非常任性地去做一件事,可以不顧後果地去愛一個人,我去承受失敗的痛苦———我只能回到現實生活中去做李冰冰這個人。

   
李冰冰評點合作過的演員和導演

   
多年來,李冰冰有幸與很多出色的導演、演員合作,並從中受益匪淺。

    ———
杜琪峰是個很特別的導演,他在現場就像個大孩子一樣,他為人很公正,他很喜歡跟演員說戲,我在《百年好合》有比較好的表現,一個重要原因是有導演的思想在裡面,我完成了導演想要的東西。我覺得這次合作,值得,很有意義。

    ———
劉德華,我覺得他真的有天王的風範。他可以二十年如一日地努力工作,我覺得他真的很勤奮,你看不見他在現場休息,或者是躺一會兒,他因為要回去開演唱會,他在拍攝間隙有空就練習舞蹈。我覺得他根本不像四十多歲的人,他是那樣的精力旺盛,充滿活力。我從他身上看到了太多值得學習的地方。也是因為他要回去開演唱會,使我有機會完成《老鼠愛上貓》。我的《老鼠愛上貓》就是在他開演唱會期間拍的,我覺得他是我的貴人。

    ———
張衛健是我合作過的演員最平靜的之一,武戲文戲都特別好。

    ———
郭富城,四個天王我合作了兩個。作為天王,他們的心態能夠保持這麼好,他們有讓我不可思議的地方,我現在什麼也不是,但我要承受各種各樣的壓力,現在他們承受的壓力比我大一百倍。我看到他們就會想起我所奉行的一句話:能力是有限的,努力是無限的。郭富城每天在現場,永遠就是很高興,像個小孩,一點也不像大我很多的樣子。他的心態也很年輕,從來不會生氣,從來不會擺什麼譜擺什麼架子,大家都可以在一場戲中認真爭論。

    ———
第六代導演,非常欣賞張元和婁燁兩個,他們的共同點是想法很新奇,有個性。不一樣的地方是張元很感性,婁燁是事先一定要做很多準備的一個人。我和張元合作了《過年回家》,和婁燁合作了《紫蝴蝶》。(編輯 陳敬)

 

創作者介紹

lbbtw的部落格

lbb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