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冰冰:真的沒有男朋友 我把自己交給了公衆

 

2010年07月19日07:21   ELLE  


她用十年時間,走過常人無法想象的冗長階梯,完成了一個演員的風光無限,鑄就了“李冰冰”這個公衆品牌。爲了追求完美,她把骨子裏的“瘋”勁和 “癡”勁全數發揮,但對於自己的“不完美”,她也坦然面對,毫不矯飾。我們與李冰冰相處的這個下午,絕不是風和日麗、雲淡風輕的下午,而是緊張的、容不得人喘息的下午。  

讓人欣慰的是,影響我們的不是“新晉金馬影后”的頭銜,而是一個女演員幾近苛刻的認真。就像《風聲》裏的李寧玉一樣,一開始李冰冰給人感覺有距離,但這種距離感隨著合作的推進,一點點縮短。在電影裏,我們最終記住的是李寧玉面對生死離別時複雜的眼淚;而在現實中,我們記住了李冰冰一整個下午的拼殺,以及她表達自己時,那雙盯著你的眼睛裏所流露的坦率。有一點相同,李冰冰和李寧玉,都是性情中人——表面看起來難以接近的性情中人,骨子裏都有一點“瘋”和“癡”。 


“瘋狂”的上進心

每個人身上都具有天賦,有人才華外露,有人稟賦潛藏,李冰冰儼然屬於後者,通過十幾年的努力完成了天賦的開發。現在,作爲演員,華表、百花、金馬這三座獎盃足以讓李冰冰坐到“實力派”的交椅上;作爲有影響力的公衆人物,近年來不菲的身價、不斷增加的國際代言和公益達人身份也讓她擁有了有形市場的話語權。

所以你能想象,這位“拼命三娘”十餘年來是如何提著一口真氣證明自己的,或許從上戲畢業的那一天直到現在,她一天都沒有鬆懈過。這簡直是一張拿在手裏都有些燙手的成績單,如今李冰冰拿到了,我們覺得她可以鬆口氣了,給自己放個假,或者過一點奢侈的懶散生活?但她的狀態給我們的回答是,“不夠,我做的不夠,還要更努力!”那種意志力的可怕簡直能用“瘋子”來形容。 

採訪時,李冰冰要求跟我換一張椅子,因爲我剛巧坐了一把最軟的,而她那把椅子很硬。換位子後,她又在後腰墊了一個隨身攜帶的軟墊,把它調整好,然後輕輕向後靠過去,終於舒了一口氣。她的腰因爲常年在劇組打拼落下了無法治癒的傷,除此之外,你會懷疑她全身上下的“零件”多少都受過損傷。實際上,不是只有她一個女演員敢在寒冬臘月穿著薄衣跳進刺骨的水裏,但是她比她們都逞強,當導演問,“冰冰你還能堅持嗎?”這句話等於沒問,她的回答永遠是:“能行!”

那山頂有什麽,值得她如此拼命?周傑倫在功成名就後說,“我承認我以前得失心很重。”這句話是真的,登上高峰之後還不能說點真話嗎?

有關李冰冰努力背後的秘密,我相信那是真實的,並且不可複製。“那是一種血脈裏的東西,”她說。“我媽媽就是一個特別追求完美的人,很——努力(她把‘很’字狠狠地加重)。包括生活、工作,都很積極上進的一個人,所以血脈裏的東西遺傳給我,我天生就有這種努力的心。或者每個人面對世界都有一顆真心,我的真心不是所謂的得失心,而是那種天生嚴苛的上進心。”


“癡迷”完美

 在六月的大太陽底下拍攝,李冰冰一站就是幾十分鐘,不停地把自己調整到最好的狀態。這已經不能用“專業”來形容了,她是要對得起面前的相機,以及她正在付出的一個下午的時間。雖然有些細節看起來繁瑣冗長,比如她會在試衣間裏爲穿好一件衣服花上20分鐘時間;比如她會爲了髮型有一絲不滿意而拉著髮型師跟它們較勁到底。但這就是李冰冰的規則,“我要做到最好,你不會看到任何疏漏。”或許爾冬升導演正是看中這點,執意邀請她參演新片《槍王之王》裏的基金經理“女強人”,角色性格也是絕對的完美主義。 當然,一個自我要求嚴格的人對待他人也會嚴格。比如她在認真談事的時候,周圍如果有人在聊天或者大笑,她會直直地把目光射向他們,然後不發一言 (通常周圍很快安靜下來);有時她會直接向助手發難:“你就這麽給我了嗎?!”事後問她,擔不擔心別人記仇?她居然沒心沒肺地說:“她們記她們的,反正我不記仇。”像是回答她的話,李冰冰的助手在一旁笑了,實際上她的嚴厲並不影響她們的親密。 
工作了近五個小時後,大約在下午四點,李冰冰終於吃上了午飯。與同事們的狼吞虎咽相比,她只是象徵性地夾了幾筷子。好奇地問她“不餓嗎?”“現在好多了,”她說,“我以前幹活的時候,吃飯在我這根本就不存在。現在已經學會關注別人了,我不吃,別人會餓,人家還是要吃的。雖然能想到別人,可還是想不到自己。我就是個特別不心疼自己的人,可能就是太追求完美鬧的。” 
當然,對完美的這種“癡迷”有時不是件好事,爲此要付出的代價太多了,當她從那個舒適和溫暖的家中走出來並在身後把門關上時——她已經不再屬於自己,而屬於公衆。 
李冰冰把自己交給“公衆”大約是從2000年開始。“當時我受中華環保基金會的邀請,做了他們的環保大使。我當時特別開心,第一次當大使,我覺得可光榮 了,然後立刻就感覺有一雙眼睛看著你,你得以身作則吧,所以我就開始有意識去約束自己,從那時起就沒有停下來。” 

採訪的前一天,李冰冰在新華社“中國環境發展高峰論壇”做了一個演講,到會的都是國內著名企業家及政府高官,她以“LOVE”公益品牌創始人的身份發表了 她對促進環境發展的心得。今年初,在積累了多年的做公益經驗之後,李冰冰成立了屬於自己的品牌“LOVE”,一個純公益的非營利組織。不到一年的時間,她和她的團隊已經爲打造綠色環境與關愛生命,實實在在完成了包括“地球熄燈一小時”和布萊爾“百萬森林”計劃等幾個享譽國際的環保專案。 

小時常聽老師說,將來要成爲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長大後逐漸明白一些道理,並且有能力時,你會忽然想起老師的這句話。“原來,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可以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讓自己擁有價值感、成就感,這才是我的夢想。”李冰冰用心底的夢想,爲採訪劃上了樸實的句號。

對話李冰冰

ELLE: 人越紅,防備心就越重。你也難逃這個定律吧?

李冰冰:嗯?你指的是我防備什麽?

ELLE: 下意識的,比如你跟一個人不熟,就會有一些戒備心。

李冰冰:不管紅不紅,我對一些人都是有“戒備心”的。因爲我不是一個會跟人打交道的人,剛開始跟人不熟,我都不知道該怎麽跟對方開場,在那種情況下其實挺不知所措的。你說這算是戒備心嗎?

ELLE: 雖然你追求完美,但人都不是完美的,你承認這一點嗎?  

李冰冰:當然!我的弱點和優點一樣顯著。比如我活得很緊張、很累。我要揭發自己一下:有一次參加活動,髮型師給我修剪頭髮,結果一剪刀下去,剪掉了一大截。我的天,我留了多年的長髮,從來沒那麽短過!你沒看見我當時那個反應,很崩潰!其實我是個極其沒有安全感的人。

ELLE: 你害怕別人知道你的弱點嗎? 

李冰冰: 知道就知道了唄,我就是這樣的。

ELLE: 剛拍完電影《雪花與密扇》、《槍王之王》和《狄仁傑》即將上映,你在演戲上有野心嗎?

李冰冰:我一定要演好,但我覺得這不是野心,這是一種對自己的要求。 
ELLE: 面對質疑的眼光,你通常會怎樣?

李冰冰: 不管你做什麽事情,都會受到質疑的。我現在覺得,有些質疑的話,爲什麽不去聽一聽呢?沒准這些質疑有對的,客觀提醒了你啊。

ELLE: 你對待錢的態度?你怎麽處理你賺來的錢?

李冰冰:都是從沒錢開始的,所以我不會浪費。咱們中國人的觀念不是“勤儉是傳家寶”嘛。

ELLE: 你比較羡慕什麽樣的人?

李冰冰:我累的時候比較羡慕輕鬆的人,輕鬆時就該羡慕忙碌的人了。人永遠都是一個矛盾體。

ELLE: 你什麽時候才能真正放鬆下來,去享受生活了?

李冰冰:我現在不能回答你這個問題,因爲目前我還是把工作看得很重。結婚成家的事不是不重要,但我現在還沒把它擺到最重要的位置上,所以我怎麽能跟你說我多長時間以後會不幹了?

ELLE: 爲了做個好演員,落下一身的傷,你覺得值嗎?你心疼自己嗎?

李冰冰:現在論值與不值都爲時已晚,留下的傷永遠在你身體裏了;但是這些傷痛也會帶來一些人生經驗,就是一定要關注健康。現在有句話我很想說:身體是會弄壞的,是會累壞的,一定要好好愛護它。


聽男人們“損”李冰冰: 


追求完美的李冰冰,卻正因爲各種“不完美”而真實、可愛。

出場帥哥: 爾冬升(導演,與李冰冰合作《槍王之王》)、高群書 (導演,與李冰冰合作《風聲》)、夏雨 (演員,與李冰冰合作《獨自等待》)

ELLE: 透露一個李冰冰的“小缺點”,或者小秘密?

爾冬升:小秘密是?她很神秘地跟我說真的沒男朋友,還叫我給她介紹一個。我說那天拍你和古天樂坐在車裏那場戲,覺得你倆蠻配的。她說是嗎?可是他都不話!我說你就主動跟他聊呀!後來他倆就聊起來了,不知我正戴著耳機看著監視器在“竊聽”和“偷窺”他們呢,但內容真是無聊透頂。別說火花了,連一顆火星都沒!

高群書:她太執著,活得太累。希望她放鬆心態,多玩,多喝酒,快樂是最重要的。
夏雨: 以前她喜歡打耳洞,每受刺激就打一個!看她有多少耳洞就知道受了多少刺激。

ELLE: 李冰冰最讓你“受不了”的一點是什麽?

爾冬升: 大妹子性格豪爽,稱我大哥 (音:大葛),哈哈!

高群書: 太宅。

夏雨: 哈哈!最不能忍受她喜歡充老大,吃飯永遠搶著付錢。 

http://eladies.sina.com.cn/qg/2010/0719/07211004777.shtml

(新聞張貼:珮珮)

創作者介紹

lbbtw的部落格

lbb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