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青年週刊 李冰冰 時刻準備著去當一個愛情瘋子



2012 年初的一部《我願意》,讓李冰冰的個人感情成了大家的焦點,同為“黃金剩女”,但她演的女主角最後情有所歸,而現實生活中的她仍孑然一身。雖然,當時宣稱“拍完這個戲就去談戀愛!”但此次採訪,說起這個話題,她仍無奈搖頭稱緣分未到。“我心裡一直有一份期待,時刻準備著去當一個愛情瘋子!”說這句話時,她的眼睛越發明亮。

雖然自己的事還沒著落,但前不久她幫妹妹補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婚禮,這讓她比自己的事都上心。說起姐妹情深的往事,及婚禮上的花絮和妹妹可愛的小王子,她眉飛色舞的樣子,遠比聊自己的工作更帶勁兒。

本期封面出刊正值李冰冰主演的好萊塢大片《生化危機5》全球公映,為此在封面拍攝和造型方案上,李冰冰的工作團隊跟BQ 有過多次的討論,希望這一期的封面別有創意,兼具畫面感和故事性的妝容也注重細節和情緒的表達。接觸的過程中,也發現她的團隊越來越成熟,他們並非為封面而封面,而是希望每一個都有所不同。隨後我們達成了三點共識:服裝主打黑色,這恰好亦是李冰冰代言的GUCCI 品牌本季的主色系。每組造型凸顯一抹紅色元素,於是有了紅手套、紅魔杖紅唇和紙牌上的紅桃。神秘、魔幻和靈動,由此撲面而來。

現場李冰冰又生髮了許多靈感——她特意帶來一頂頭套,齊劉海兒,短短的,有點蓬。眉毛她沒有讓化妝師用眉筆化,而是用睫毛刷刷出錯落的感覺。

鏡頭前,因為心中有數,她的每一種表達都很準確。這種效果雖然不乏每年各種大片拍攝經驗的累積和錘煉,也來源於她的努力和用心。“不打無準備的仗”及“要做就做到最好”,讓李冰冰珍惜每一次機會,也使得她通過這每一次獲益匪淺。

看著她手上翻動的紙牌,忽有一種感觸。其實我們每個人手裡都有一把紙牌,但如何打得出一手好牌,一定要看自己的修行和功夫。沒有這些,空有一手好牌也是徒勞的;有了則會見證奇跡。毋庸置疑,李冰冰和她的團隊則把這副牌打得很見功力。

從年初出席奧斯卡頒獎禮、擔任美國獨立精神獎頒獎嘉賓,再到戛納電影節紅毯,出任上海國際電影節評委、參與各種國際間的交流和公益活動,這一年她的足跡遍及世界各地。有評論稱李冰冰迎來了國際化的春天。成了空中飛人的她,稱自己幾乎忘記時差,是名副其實的勞模。9 月她又開始了《生化危機5》全球的宣傳活動,同時由她代言的巴黎歐萊雅複顏光學嫩膚系列新品也在國內上市, 並贏得了很好的口碑,李冰冰簡直同時是“美麗”和“魅力”的代言人。問李冰冰回首這些足跡,是否挺欣慰的?她先點頭,這些事都挺有挑戰性的。後又搖頭:我總覺得還不夠,我永遠活在自責當中。每天都過得很辛苦,因為我對自己比較嚴苛,喜歡追求完美。

做完倫敦奧運火炬手,李冰冰回北京完成了一件自己認為最重要的事,就是為妹妹李雪補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婚禮。李雪現在擔任華誼兄弟聯席總經理,也是李冰冰的經紀人,李冰冰有今天的成就離不開妹妹的鼎力相助。在次日的微博中李冰冰特別對妹妹有了一段告白:親愛的老妹,姐欠你太多。為了我,你放棄了太多太多……婚禮也一拖再拖,直到我的小外甥一周歲了!姐一定要還你一個當眾的承諾。

Q :幫妹妹操持這場婚禮,是兌現你對她的一個承諾吧,也了了你一個心願。

A: 我一直希望可以幫她辦一場婚禮。這麼多年,她為了我,做了很多事情。她付出了她的全部,卻耽誤了她自己,作為姐姐,特別的心痛。每一次遇上困難,她一定會沖在前面,還不讓我知道。她對我的這種保護,太不容易了。作為姐姐,上學的時候,我對她確實是無微不至。我還在上海戲劇學院讀書時,有一次去客串角色,正好趕上十一放假,劇組發了餅乾,還發了一箱梨。十一假期,我想妹妹了,就去杭州看她,那個時候,她還在浙江傳媒學院上學。一箱梨,我自己沒捨得吃,全部放在我的雙肩包裡,坐著火車,給她送過去。

Q :到了學校,又忙著幫她整理內務,是吧?

A: 對,給她收拾床鋪,洗衣服,整理被子。她睡的是上下鋪,每一個床也都會掛一個布簾,我去的時候,簾子松得都快掉地上了。我就把包裡的鐵絲拿出來,重新穿好,加固。我爸爸是電工, 很懂這些,小的時候就教過我。妹妹的衣服包括內衣都是我買,每次都是我去試好了,合適了,再給她買回去。

Q :難怪她說那時老姐就像老媽一樣……

A: 嗯,從洗臉刷牙到吃喝拉撒,衣食住行,都是我來照顧。誰也攔不住我,我就是心甘情願地為她做這些。所以,現在她為我付出的時候,我就很心痛,她的付出太大了,她沒有任何的假期。她兩年前就領證了,但是為了我,婚宴一直沒有時間去辦。後來有了孩子,本來想等孩子滿月的時候辦,也沒有時間。她生孩子的時候,我在宣傳《 雪花秘扇》 ,中途聽到消息,宣傳到一半,就從美國趕回來了。不過小傢伙一直不出來,“耍大牌”。我就拍拍妹妹的肚子說,你怎麼還不出來呢?再不出來,大姨揍你啊。後來有一天,我有工作,我就又拍拍妹妹的肚子說,你別出來啊,大姨要出去工作,你要出來了,大姨就揍你。結果我回來後,他果然乖乖的還沒出來。我心想,大姨這話放的太狠了,嚇到小寶貝了。最後,拖了一個禮拜,他才像一個老先生似的,慢慢悠悠出來了。

Q :所以,這場婚禮一直拖到小傢伙一周歲時。

A: 我覺得,我說到就要做到。孩子都一周歲了,我想,這必須得辦了,還要辦大一些。這樣的方式,也讓男方更有責任感,能夠當著大家的面,許下一個承諾。另外,每一個女孩,都會夢想自己穿上婚紗。之前我妹妹也說過,她說,姐,你看,我這輩子也沒穿過婚紗。當時我還勸她說,沒意思,我拍戲的時候總穿。不過我的心裡,還是希望能給她一個很正式的婚禮,所以也請了很多朋友。







新聞張貼:水蘊草

創作者介紹

lbbtw的部落格

lbb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foiks7
  • 哇,冰姐也太像老媽了,雖然我小時候也這樣照顧我妹,但大學了,也沒有這麼幫妹妹整理,或許我覺得這讓妹妹獨立才行,而冰姐,真的像媽似地,照顧頭,照顧尾地
  • 小口
  • 感情超好的姐妹 雪姐我愛阿><